暴涨后暴跌超过70%,335亿市场价格蒸发!但是,私募大男子在3年内赚了10亿美元,股东哭了。抄写作业的损失很惨……

3月11日夜间,西藏药业公布2020年年度报告,汇报期限内,企业完成主营业务收入13.73亿人民币,同比增加9.32%,完成纯利润4.18亿人民币,同比增加33.87%,加权平均值资产总额回报率16.23%,基本上每股净资产1.6900元/股,资产总额29.44亿人民币,总债务3.56亿人民币,负债率12.09%,现金流量净收益为7.68亿人民币,现金流量净固定资产合计为2.91亿人民币。

双增长的销售业绩,整体而言还算非常好,可截止3月12日收市,西藏药业依然收跌1.22%,报46.79元/股,总的市值仅剩116.01亿人民币。

特别注意的是,除此之外,若自2020年8月的高些182.07元/股算起,西藏药业大半年来股价狂跌超70%,市值蒸发达335亿人民币。

而在狂跌以前,西藏药业股价也是经历过一段淋漓尽致的疯涨,数据信息表明,2020年5月底至8月,该股股价从20多元化疯涨至超180元,总计上涨幅度近500%,最大疯涨超6倍。

往日黑马股西藏药业造成强烈反响!现如今,应对股价的狂跌,西藏药业股吧里油炸锅,许多“抄”葛卫东工作的投资者哭叫:钱都被葛卫东赚离开了……

到底产生什么事情?

3月12日,西藏药业发布的2020年年度报告表明,截止去年年底,在其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册中,早已不见了葛贵兰的影子。依据公布材料,葛贵兰是葛卫东的亲姐姐。充分考虑葛卫东的早期项目投资工作能力和赫赫战功,葛贵兰的持股实际操作和葛卫东关联巨大,大家何不视作葛卫东的实际操作。

从葛卫东在西藏药业的持股变化状况看,早在2017年三季度,葛卫东初次股票建仓西藏药业,买进330.43亿港元,当初四季度再一次买入159.58亿港元,从2017年底迄今年一季度,持股总数均为490亿港元,占总市值占比为2.73%。

但是,从葛卫东买进后西藏药业的股价主要表现看,直至2020年四五月,仍然处在盈亏平衡情况,在这以前也是处在浮亏情况。

从走势图表能够看得出,在西藏药业市场行情运行以后,葛卫东挑选了巨资买入,2020年二季度,西藏药业股价增涨了1.45倍,葛卫东持股从一季度末的781亿港元,提升到二季末的1093.67亿港元。进到三季度之后,西藏药业逐渐狂飚,短短的一个月時间,股价又涨了1.7倍。假如从运行前的底端算起,股价则增涨了六七倍。

在8月初短暂性冲击性高些以后,西藏药业股价逐渐下降,短短的一个多月時间,股价从180多元化跌到不够80元。在三季度的垂直过山车市场行情中,葛卫东巨资减持,截止三季度末,拥有407.七万股。到2020年底,股价进一步下降至65元上下,在上年四季度的缩量下跌全过程中,葛卫东早已所有清仓处理。截止3月12日,西藏药业的全新股价早已不够50元。

2017年5月,西藏药业的公开增发计划方案落地式,葛卫东以36.48元/股的发售价钱,获配291.19亿港元,变成企业第七控股股东,获配额度为1.06亿人民币,锁住期是三年。

在葛卫东撤出前十大公司股东的另外,西藏药业的前十大公司股东名册中又发生了新的姓名,叫葛贵兰,持股总数一样为1093.67亿港元,占总市值的4.41%。先前有公布材料表明,葛贵兰是葛卫东的亲姐姐。

葛贵兰接任他的部位,变成第三控股股东,持股占比一样为4.41%,持股总数为1093.67亿港元。葛卫东当初持股分紅也是、1093.67亿港元,二者持股量也彻底能对上。

而2020年,肺炎疫情的忽然暴发,西藏药业站上风口,变成黑马股,3个月不上的時间里疯涨超6倍。伴随着股价上涨,葛贵兰逐渐高管增持。2020年第三季度,葛贵兰高管增持686.01亿港元至407.66亿港元;2020年四季度,西藏药业股价逐渐扭头往下,葛贵兰也逐渐清仓处理。

简易测算,葛卫东在西藏药业这三年,疯涨超10亿人民币。有网民吐槽,他它是一天要赚一辆新款奔驰?

此外,数据信息表明,西藏药业的公司股东总户数,从2017年的1万余户,在上年猛增至8.2万。

特别注意的是,此外一只股价下挫的“葛卫东”相关概念股,也遭投资者调侃材料表明,葛卫东持股超一亿股的用友网络,2020年下滑已超20%。

用友网络3月9日夜间公布的公示表明,截止3月5日,葛卫东小幅度高管增持450亿港元用友网络至1.16每股公积金,依照当天收盘价格测算,持股总市值超出38亿人民币。

数据信息表明,葛卫东2017年3一季度新入买进用友网络近4000万股,接着持续加持至1.两亿股,现如今逐渐高管增持,有比较敏感的投资者看见用友网络的股价,传出“是葛卫东在交货吗”的疑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