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东方崛起逆势报损?

组件业务在光伏产业链中处在中上游影响力,东方日升的组件业务占比很高,企业的营运能力止步不前,且企业发展资金短缺屡次挫败。

刊发新闻记者 启凡/文

2021年1月31日,东方日升(300118.SZ)公布年报披露时间,2020年营业收入预估为146亿-166亿人民币,环比略微提高;属于上市企业公司股东的纯利润1.六亿元-2.4亿元,同比减少75.35%至83.57%;扣除非习惯性损益表后的纯利润亏本6000万余元-1.4亿元,同比减少107.29%至117%。

从数据信息上看来,东方日升的营运能力不高,这也许两者之间在全产业链上中下游中的部位密切相关。

净利润增长率趁势亏本

东方日升关键从业光伏发电并网发电量系统软件、单独供配电系统、太阳能电池板片、组件等的产品研发、生产制造和市场销售。2019年,企业运营收入为144.04亿人民币,在其中太阳能电池板及组件收入为114.9亿人民币,占比为79.76%,是企业的关键业务。

2020年年报披露时间公布后的第一个买卖日,即2月1日,东方日升一字板股票跌停,由于依据公示,企业2020年净利润增长率亏本6000万余元-1.4亿元,同比减少107.29%至117.00%。这代表着,企业主营业务业务的营运能力遭受了极大的冲击性。

对于此事,东方日升得出了三个缘故:一、因为受组件上下游关键原料采购涨价及组件市场销售价格波动的双向危害,2020年太阳能组件的销售利润率较上年同期有一定的降低,特别是在进到第四季度,组件市场销售均值利润率较前三季度降低约13-15个点,对利润总额的危害额度约为4.五亿元-5.4亿元;二、2020年,受人民币兑美元走强危害,企业外汇贷币性新项目换算造成汇兑损失,记入销售费用的汇兑损失额度约为9000万余元-1.两亿元,上年同期为汇兑收益,额度为1.19亿人民币;三、与去年同比增加,非习惯性损益表对企业纯利润的危害额度提升,2020年非习惯性损益表对企业纯利润的危害额度约为三亿元,关键为企业所拥有的买卖性资产的投资性房地产变化盈利,上年同期非习惯性损益表对企业纯利润的危害额度为1.五亿元。

2020年是肺炎疫情之时,各个领域都遭受了不一样水平的危害。从环境分析看来,东方日升纯利润的大幅度降低好像在意料之中,但与同业竞争比照依然能够 看得出企业隐患非常大。

云铝股份(601012.SH)、天合光能(688599.SH)均涉及到太阳能发电组件阶段,俩家企业2019年太阳能发电组件业务市场销售占比各自为44.29%和70.30%。云铝股份预估,2020年归母净利润82亿人民币至86亿人民币,同比增加55.30%至62.88%,净利润增长率77.80亿元至81.80亿元,同比增加52.73%至60.58%。天合光能预估2020年归母净利润12.01亿人民币至13.28亿人民币,同比增加87.55%至107.29%;净利润增长率10.96亿人民币至12.11亿人民币,同比增加79.32%至98.20%。

置身同一领域,应对一样的宏观经济及社会现状,为何云铝股份、天合光能的销售业绩能够 大幅度提高,而东方日升会发生大幅度降低呢?

战略部署隐患

2015-2019年,东方日升收入各自为52.59亿人民币、70.17亿人民币、114.52亿人民币、97.52亿人民币、144.04亿人民币,归母净利润各自为3.22亿人民币、6.89亿人民币、6.50亿人民币、2.32亿人民币、9.74亿人民币。而2020年企业完成归母净利润1.六亿元-2.4亿元,也许将变成5年来最烂的经营业绩。往往会出现那样的結果,好像与企业的战略部署密切相关。

从全产业链看来,光伏产业链的上下游是晶体硅原材料、硅棒、硅淀、单晶硅片,中上游是太阳能电池、太阳能发电组件,中下游是太阳能发电系统软件及商品。自2006 年进到太阳能电池板组件产业链、建成投产中国第一条太阳能电池板生产线后,东方日升的充电电池组件业务便是占比较大 的业务,2017-2019 年,企业全世界组件交货各自达 2.5GW、4.8GW、7.0GW,世界排名位居第 10名、7名、7 名。

2010年登录创业板股票后,东方日升开设日升中国香港合理布局国外太阳能发电站开发设计业务。2019年,企业运营收入为144.04亿人民币,在其中太阳能电池板及组件收入为114.9亿人民币,占比为79.76%;太阳能发电发电厂EPC与出让收入为5.07亿人民币,占比为3.53%;太阳能电池封裝胶纸(EVA等)收入为11.88亿人民币,占比为8.25%;太阳能发电站水电费收入为7.51亿人民币,占比为5.22%;照明灯具及輔助太阳能组件收入为2.13亿人民币,占比为1.48%。

从地域看来,东方日升当初出入口市场销售为88.93亿人民币,占比61.74%;中国市场销售为55.11亿人民币,占比38.26%。

从全产业链合理布局看来,东方日升的业务基础聚焦点于太阳能电池板及组件阶段,而上下游的光伏材料阶段企业彻底沒有合理布局,中下游的太阳能发电系统软件及商品企业仅有小量的市场销售,而组件业务收入占比达到近80%。

回过头看天合光能,其2019年主营业务业务收入为226.11亿人民币,在其中太阳能发电组件收入为163.95亿人民币,占比为72.51%;太阳能发电系统软件收入(系统软件商品和太阳能发电站)为55.58亿人民币,占比为24.58%;太阳能发电及运维管理收入为6.22亿人民币,占比为2.75%。天合光能尽管沒有合理布局上下游的原料,但在向中下游做大量合理布局。

通威股份(600438.SH)2019年太阳能发电收入为178.01亿人民币,在其中太阳能发电组件收入为122.71亿人民币,占比为68.93%;高纯晶硅及化工厂收入为51.79亿人民币,占比为29.09%;太阳能发电电力工程收入为10.93亿人民币,占比为6.14%。不难看出,通威股份在紧紧围绕全产业链开展深层次合理布局。

云铝股份2019年收入为328.97亿人民币,在其中太阳能发电组件收入为145.7亿人民币,占比为44.29%;单晶硅片收入为129.13亿人民币,占比为39.25%;硅棒收入为8.64亿人民币,占比为2.63%;发电厂基本建设及服务项目收入为28.31亿人民币,占比为8.6%。云铝股份一样在充足紧紧围绕全产业链开展深层次合理布局。

组件业务处在光伏产业链的正中间部位,上中下游配套设施商品与关键组件业务的占比越高,组件业务的营运能力就越高、越平稳,相反也是。

除组件外,天合光能紧紧围绕全产业链上中下游的合理布局总收入为62.72亿人民币,占关键组件业务的占比为37.69%;通威股份除组件外紧紧围绕全产业链上中下游的合理布局总收入为55.三亿元,占关键组件业务的占比为51.11%;云铝股份除组件外紧紧围绕全产业链上中下游的合理布局总收入为171.48亿人民币,占关键组件业务的占比为117.69%。而东方日升除组件外紧紧围绕全产业链上中下游的合理布局总收入为17.26亿人民币(未测算太阳能电池封裝胶纸EVA等收入),占关键组件业务的占比仅为12.8%。

紧紧围绕全产业链开展充足合理布局的益处是关键组件业务不容易由于宏观经济和领域自然环境大幅度起伏,并且还有利于提高组件业务的利润率。

2016-2019年,天合光能组件业务的利润率各自为17.79%、15.28%、16.35%、17.22%,通威股份组件业务的利润率各自为20.49%、18.89%、18.7%、20.21%,云铝股份组件业务的利润率各自为27.2%、30.7%、23.83%、25.18%,而东方日升组件业务的利润率仅为17.13%、13.03%、14.31%、18.85%。与竞争者对比,东方日升组件业务的利润率低,并且起伏更高。

由此来看,要想让组件业务得到高些、更平稳的营运能力,务必要对上下游和中下游有大量的合理布局,这恰好是东方日升现阶段的薄弱点所属,也是其2020年净利润增长率亏本的关键缘故所属。

资产工作压力持续增加

2020年三季度末,东方日升的流动资产为38.56亿人民币,短期贷款为34.12亿人民币,一年内期满的长期应付款为4.两亿元,二者累计为38.32亿人民币,企业目前的流动资产凑合可以遮盖短期内负债。

但特别注意的是,东方日升的长期贷款在持续飙升,2018-2019年年底及2020年三季度末各自为2.97亿人民币、9.77亿人民币、19.82亿人民币,期内提高超出6倍。由此来看,企业长期性资产工作压力很大。

在贷款持续上涨的另外,东方日升的负债率也在持续提高,当期期终各自为55.26%、63.42%、62.1%。近些年,企业尝试根据发行债券的方法来处理资产难题,但并不理想化。

2019年,东方日升方案发售经营规模为27.10亿人民币可转换公司债,但同一年9月,东方日升的初次可转换公司债发售计划方案被中国证监会否定。

2021年1月31日,东方日升发布消息称,企业向不特殊目标发售可转换公司债中断发售,缘故是企业2020年度的净利润增长率为亏本,不符可转债发行主板上市条件。从而,东方日升宣布宣布可转换公司债发售不成功。

发行债券股权融资的不成功阻拦了东方日升完成发展趋势及其减轻资产难题的時间,从现阶段看来,企业真实的挑戰早已到来。

相关推荐